喜欢文字,美图,偶尔动动笔写写小说。欢迎冢二们来我家。
做人嘛,开心就好

© 神冢
Powered by LOFTER

可曾记否,那南山隐世的白菊,我也曾在其中,静心修养;可曾记否,那白雪皑皑的冰山,我曾是里面的一点雪花,飘落在地上,逐渐消融;可曾记否,那空山幽谷的静谧,我曾是生长在那里的花朵,飘着淡淡的清香,任岁月来去如烟,我依旧站在那里,不挣不抢。

依稀记得,我曾经心如止水,安逸淡然地走着自己的路,不去理身边的种种羁绊。如今,写着一方清陌的文字,心却如漂流在水上的落花,时急时缓,漂落不定。
何处可心宁?何处可静神?以一种急躁的方式行走人世,难免处处碰磕,这千千生劫,该如何避世,才可心如静水,做一个安然淡雅漠守心扉的人。


评论